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谷岳

岁月如流水,往事如一首首委婉悠扬的歌。。。

 
 
 

日志

 
 

【引用】迟到的汇报——北国雪之一:璞石、集结号、谷岳、晓光  

2010-12-30 12:30:34|  分类: 黄昏唱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和大家分享这篇日志,我的看法是:

 
原文地址:迟到的汇报——北国雪之一:璞石、集结号、    原文作者:永丰知青网会客厅
原文地址:博客连群英谱 原文作者:黑土情

          到过北大荒的人,都不会忘记东北大平原上那漫天飞舞的大雪。北风掺夹着鹅毛般的雪片,冒着白烟儿,呼啸山林、淹没村庄、覆盖大地、天地一色,到处银装素裹。有时她又象少女般的温柔,迈着轻盈的舞步,轻默无声地飘落。

改革开放后,早期反映我们知青生活的文学作品中,就有一篇小说,叫《今夜有暴风雪》。

雪是圣洁的,就是这皑皑的白雪,不仅用自己的美丽,把世界装扮的奇俏无比,也把生命的种子,溶进那黑色的土壤里。在那厚厚的积雪之下,不总是孕藏着盎然的生机,覆盖着春天的百花吐艳吗?

我们千百万知青,又何尝不象那一片一片晶莹剔透的白雪,随风飘落在祖国的大地。我们曾用理想主义的旗帜,一往无前的献身的精神,染遍了祖国的山河大地。我们把自己的火热的青春和满腔的热血,都抛洒在那样一片黑色的土地上。我们曾经是那样的认真、那样的热忱、那样的忏诚。那样的无怨无悔。今天,在那片黑色的土地上,岂不是到处都留下了我们的足迹,到处都闪烁着我们的身影,到处都徊荡着我们嘹亮的歌声吗?

【引用】迟到的汇报——北国雪之一:璞石、集结号、谷岳、晓光 - 谷岳 - 谷岳

 

是我们承担了相当一部分“十年浩劫”的社会责任。我们离开城市,来到农村,解决了国家一时的困难。试想一下,如果两千多万知青没有工作,无所事事的游荡在社会上,在那动乱的年代,会产生什么样严重的后果!在以后的几十年的时间里,我们又是那样地以自己嬴弱的身躯,在各行各业里拿着微薄的工资,埋头苦干,无私的奉献,吃的是草,挤出的是奶。先下乡,后下岗。有多少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有多少人刚刚能温饱!象那厚厚的积雪滋润大地,孕育万物,我们知青把自己化作尘埃,碾作泥土,担负起社会的责任,与国家和民族一起,从“十年动乱”的黑暗中走向光明。我们为改革买单,为改革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为国家和社会的发展作出了重大的牺牲和贡献。

都说大雪无痕,难道大雪过后,真的无痕吗?

刚刚从哈尔滨回来没多久。千丝万屡乡情的驱使下,在大雪纷飞的日子里,又一次回到曾经生我养我的美丽故乡_北国冰城哈尔滨。这里有我的手足兄弟、有我的骨肉亲人、有我从小学到大学的同学和老师,有我兵团的战友,有我的一帮网上的朋友。

 这里同样象北大荒一样让人魂牵梦絮—特别是那有雪的日子。无论何时,只要一踏进这座城市,心里总有着一种说不出的亲切,胸中总有那么一股激荡燃烧的炽热。

哈尔滨建城的时间并不长,一百多年前的哈尔滨,用满州语讲,还仅仅是一个用来晒鱼的场子。松花江在这里静静的流淌,太阳岛上湖水碧波荡漾,周边的江水闪着粼粼的光波。 島上树木成荫,百鸟争鸣,宛若人间琼阁。饱经民族的忧患和历史的沧桑之后,现在的哈尔滨已是一座高度现代化的城市,是名遐世界的“东方小巴黎”。沙俄和小日本的铁蹄都曾在这里践踏过。除了给我们的民族留下痛苦的呻吟和耻辱的苦难外,这里也是中西方文化交融的地方。受外来影响,男女老少爱喝啤酒是哈尔滨人的一大特色。过去讲:“油漆马路沾车带,大姑娘喝酒不用菜”,是描写哈尔滨人一个真实的生活写照。我国的第一座啤酒厂就是在这里建立的。看到那覆盖在皑皑白雪下,满城随处可见的欧式建筑,来到这里你会觉得是来到波罗地海的沿岸。

哈尔滨早期的几条主要街道都是以抗日英雄的名子命名的,有李兆麟大街、赵一曼大街、扬靖宇大街、赵尚志大街、周保中大街等等。从中你可以看出,在中华民族面临生死存亡的危险时刻,在那白山黑水之间,在那高山丛林之中,东北人民在极端艰苦的环境下,是进行了怎样艰苦卓绝、不屈不挠的浴血抗争。这些人永远是值得我们记念的民族英雄。他们才是民族的精英、民族的脊梁、是我们民族的英魂。在社会机制转型、法制不够建全、制度缺或、贪污腐败盛行、很多人道德沦丧、纸醉金迷、利欲熏心、毫无理想和信念、拜金主义严重的今天,我们是多么多么地需要这种难能可贵的为民族献身的精神!!

哈尔滨地处北纬45.45度。因感受不到地中海和大西洋暖气流的影响,他远比高于他纬度的伦敦、巴黎、莫斯科更寒冷。一年只有半年的无霜期,冰雪是他固有的特色。一到冬天,经常是满天飞舞的白雪,到处是冰雕玉砌,整个城市变成一片白色。就在写这篇文章的同时,博友兰竹发布了哈尔滨第十二届冰雪节的照片。你看那流光异彩的冰雕,雪雕,象不象是一个童话般的梦幻世界!

从哈尔滨再往北走,就是我们的北安、齐齐哈尔、漠河了。漠河是我们国家的最东北角(东径121-124,北纬52.1-53.33度),它既是盛产黄金的地方,也是我们国家最先能看到太阳升起的地方,也是我国唯一能看到极光和白昼的地方。那里冬天的温度常常到零下四十几度,有时能到零下50多度。

多年不在哈尔滨长期生活,感觉抵御风雪的能力已大不比从前。但是我依然喜欢那一片洁白晶莹的世界,喜欢在那那有雪的日子。回哈的几天里,一连下了几次的大雪。纷纷扬扬的大雪,堵塞了道路,染白了苍穹。车辆象甲虫一样爬行。路上的行人依旧是熙熙攘攘。自由市场上仍旧是小贩高昂的叫买声。气温到了低零下三十多度,但人们却沉浸在风雪带给人们的欢乐中。

满天飞舞的大雪,抵不过会见朋友们的热情。到哈尔滨的第二天,我迫不急待地拨通了几个网友的电话。冒着满天的飞雪,璞石来了,谷岳来了、集结号来了、晓光也来了。他们飘然而至,恰象那飘飘洒洒的飞雪。

大家久别重逢,一下子进入了欢聚的气氛中。

 

 璞石是我基干连的战友,女排排长。高挑挺拔的大个,一双黑亮的大眼睛。璞石的工作能力极强。她以作风凛冽,敢作敢为著称。她眼里揉不得沙子,肚子里一根肠子,从来是渭泾分明,直来直去,有话说到桌面上。她有着男同志一样雷厉风行的工作风格,却不失女同志的温柔和细腻。

璞石是我们基干连的第一批党员。那时男排女排接触不多,但璞石却在工作中给了我们以极大的支持。璞石没有得到上学的机会。返城之后的她,凭借自己的能力考入公安系统公务员。她当过警官学院的讲师,做过女子监狱的领导。她的一篇“女子监狱十八年”,名遐永丰知青网,令人刮目相看。

这些年,在返城以后的工作和生活中,璞石一直没有间断过和我们基干连战友的联系。我们象以前那样互相关心、互相帮助,互相鼓励。在去年重返活动中,璞石事先没有得到消息,是我跑到江北,把她“揪”了出来,参加了那次很有意义的活动。当时她正在家里练大字,画梅花呢!

在网上,璞石不隶属于哈尔滨站,但她却为哈尔滨站的建设认真地做了大量的工作。

 

集结号和谷岳踏雪如约,无疑凝重了我们聚会的热烈气氛。她们成了聚会的重点。特别是集结号(其他人都见过),几十年后第一次久别重逢,觉得更有说不完的话。

集结号和谷岳现在也是网上网下的知名人物。集结号是哈站的副站长,她们俩又都是永丰知青网的网管。满怀着对荒友们的深情厚谊,她们一心一意,把大部分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永丰知青网的工作上。上次见到铁男(谷岳的爱人,也是老二连的),说起网上的事,铁男开玩笑说:“连长,你得给我们家交电费了!”可见,她们为我们的永丰知青网付出了多少艰辛的劳动!集结号下乡前是九中老高一学生,到底是重点中学,她有着不错的文笔和一股子燃烧的激情。集结号原在场部卫生院工作,总是记得她低着头走路的样子。用她自己的话说,“我当时别的什么也不问,只是一心一意的干好自己的工作”。熟不知,正是这踏踏实实干好自己本职工作的精神,使她受益非浅,她上了学,入了党,踏踏实实的完成了自己的所有工作。她有着自己无悔的人生。

看着集结号挂在脸上灿烂的笑容,你也许想不到她在生活上遭遇到了怎样的重大不幸。她失去了自己最亲密的战友,也是几十年风雨同舟、相孺以沫、从北大荒一起走出来的知心爱人。集结号经过了惨苦的挣扎,才从苦难的阴霾中走了出来。现在,她正装修自己在哈尔滨新买的房子,准备新的生活。生活本来就是这个样子,逝者俱已矣,生者还要顽强的活下去!我们只能坚强地把那无尽的哀思和怀念,深深地埋藏在心里。

集结号是一个情深义重的有心人。知青的情结差不多占据了她大部分精神世界。这是她走出痛苦的强大力量。她做的一件大好事儿,就是收集和保存了娘子军连大部分人年青时的照片,并在短时间内整理发到网上。谈起这件事儿,集结号告诉我:许多照片,都是她当【引用】迟到的汇报——北国雪之一:璞石、集结号、谷岳、晓光 - 谷岳 - 谷岳时用一部老式的照像机拍摄的。

 

谷岳是最幸福的人了。她的爱人是我们老二连的战士,宣传队里有名的刘铁男。铁男在返城后为我们知青作了大量的工作。去年的重返中,他更是竭尽全力。他们有一对双胞胎的儿子,两个儿子都很争气。这不,她的一个儿子马上约她去广州过圣诞节了。

谷岳的生活道路也很不容易。在现实的生活条件下,他们含辛茹苦,把两个孩子扶养成人。他们比我们要付出更大的艰辛。她们也曾遇到过不公平的待遇,但是,她们都以博大宽阔的胸怀,积极、乐观、向上的生活态度,原谅、包容、宽厚了过去的一切。比起我们整个知青群体所遭受到的种种苦难,个人的遭遇又算什么呢!

谷岳是个很外向的人,毫无半点成府,思想清澈见底。璞石、谷岳、集结号、晓光他们现在是很要好的朋友。所以能成为特别要好的朋友,除了荒友博友双层关系外,最重要的是她们都有一颗十分善良的心和忠垦坦诚的为人。

 

晓光还是那样一副悠然自得,飘飘欲仙的模样。艰苦的生活,并没有磨灭他生活的信念和胸中燃烧的烈火。安贫而乐道,是他一向的生活原则。他心里念念不忘知青朋友。晓光明年就可以正式退休了,能拿到1000多元钱的退休金,虽然不多,但也比现在强多了。晓光一向是个性格内向的人,平常说话真的不多,但这并不说他心里没思想。这次他是真的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的跟我们讲了许多许多。相识了四十四年,我还头一次听他一下子讲了这么多的话。他讲到自己的经历,讲到底层退休工人的生活,讲到省里,市里的人事更迭。从他的嘴里,我才知道,原来有那么多的知青担任省市一级的领导。我想,这些人还能为我们知青作点什么呢?

事后,我们给晓光起了一个外号,叫“时事评论家”,他还不承认呢!

就这样,我们五个人,海阔天空,整整聊了一个下午,全然忘记了时间的掠过。我们谈过去、谈现在、谈未来,更多的是谈如何搞好我们的网站,为我们后知青时代提供丰富的精神生活。外面已是快到夜幕降临,灯火阑珊的时刻,大家仍是意犹未尽,依依不舍。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雪还在下着,地面上一片洁白。整个城市笼罩在茫茫的雪色中。雪象我们知青,也是春天的使者。我们一代知青,承上启下,独领过时代的风骚。大雪过后,春天还会远吗?望着她们离去的背影,全然没有红楼梦里那“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失落,倒是产生了一种天人和一的快感。不禁想起“老人家”那首充满浪漫主义的诗词:“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中国知青,北国的雪!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