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谷岳

岁月如流水,往事如一首首委婉悠扬的歌。。。

 
 
 

日志

 
 

“骆驼草”二三事  

2011-11-30 15:20:18|  分类: 难忘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友人   文

“骆驼草”二三事 - 谷岳 - 谷岳

    
“骆驼草”开博可喜可贺,骆驼草——乃文也,那就直称乃文吧。在我们知青堆里认识他的人大概不多,在“博友”里知道他的人可能更少。但大家都熟悉“行板如歌”吧,他俩可是一奶同胞——亲兄弟啊!
[聪明睿智]
我在农场曾与乃文兄共事过一段时间,他给我的印象是:聪明睿智,吃苦耐劳。无论什么活一看就会,一点就通;对农活样样精通,干起活来一招一式有板有眼,不管是大田的、菜园的、还是场院的活,只要是经他手干出的活就是一个干净、漂亮,让人由衷佩服。因此,在当年领导分配工作时,总是把乃文兄分配到最苦最累最难干的岗位上,当时的领导真是鞭打快牛,能者多劳啊!时间长了怨言牢骚自然产生。乃文兄是个顺毛摩挲的人,只要说几句好话,对他的工作给与肯定,那他可是头拱地的为你卖命。别看他比咱们年龄大一些,可耍起小性子来就像一个天真的孩子,他受到不公或遭到冤枉的时候,会在争辩和鸣不平的同时流下伤心的泪水,就跟受了委屈的孩子一样。
[多才多艺]
    说他心灵手巧,那可是名符其实。他不是木匠但木工活干起来很是内行,当年他自己家的家具箱子、柜、桌、凳子都是他本人做的;他还能编筐编篓编捕鱼的花篮子等等。
说他多才多艺,那也是有的放矢。他家有一把小提琴和一把二胡。当年我们知青的宿舍离他家很近,劳作之余总能听到他那低沉的二胡声或悠扬的小提琴声 ;尽管当年我对音乐没什么研究,但我似乎能从低沉的琴声中听到他心中不悦的郁闷,环境使然的压抑和对当时不公的抗争。并能理解他在那个特殊年代里和特定的环境下多许无奈的心情和处境;我也能从欢快的乐曲中听到他在抒发劳动后休闲自在和收获后的开心喜悦……
时光荏苒,一恍40年过去了,他的爱好依然,心气还是那么旺盛。尽管家境不那么富裕但还是出重拳下狠手,近两年来,两次来哈尔滨的琴行相继购置了价钱不菲的YAMAHA电子琴和小提琴,行头和装备都升级换代了,他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给退休后的生活增添了无尽的乐趣。这是由其内心的执爱、执着所至。如今聆听他弹奏的优美琴声,无不流露出他家庭生活的和谐、美满,表达着晚年生活的幸福……
[百善孝为先]
乃文兄是个做事低调且执着的人,在茫茫的人海里默默无闻,忍辱负重,从不张扬。正像他的博名“骆驼草”一样,在茫茫的沙漠里任凭狂风暴雨酷日难耐,仍能在那贫瘠荒漠里顽强的生长。如同郑板桥的题竹诗“千磨万砺还坚劲,任尔东南西北风”一样,历经无数坎坷,他仍然是个热爱生活,对朋友坦诚相待,百善孝为先的表率。他如同一壶老酒耐人寻味,他上有老下有小,承上启下支撑着全家。近年来,我们多次邀请他到哈来玩,都因家中有病重卧床多年的老母亲而未能成行。他们弟兄都是大孝子,随时都有儿女在身边伺候,直至老人仙逝。
[天伦之乐]
他有一个活波可爱的小孙子,爱不释手宠爱有加,犹如掌上明珠,晚间睡觉都是跟爷爷一个被窝,那爷孙俩的感情老深了,小孙子要啥给啥,大有能“下海捞针,上天揽月”之举。只要到哈尔滨总把给孙子买东西放在首位,玩具、图书、光碟、小食品一应俱全,那真是满载而归。今年他来哈住了两天,第三天就嚷嚷要走,因为心里长草了——想孙子了,他心里装的就是这个大孙子。他常说:“咱们都这把岁数了,要好好保重身体,少喝点酒别把身体造垮了,就是为了咱们的孙子也应该健健康康的多活几年”。听罢我也有同感,像我们这批下过乡的知青,年轻时吃了那么多苦,现已是花甲之年,真应该好好的生活,尽享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呵,那是何等的幸福……
[憨直可敬]
今年十一过后,乃文兄到哈来检查身体,那天他一早乘坐长途客车从农场出发,下午一点多钟到达了哈市松花江公路大桥,我准时在此恭候。电话联系如约相见。见面后让我吃了一惊,只见他随身携带一个不大不小的旅行包,手里却拎着一个硕大的塑料桶,从那吃力的样子就知东西很重,我走近一看:呵,原来是满满一桶永丰农场的纯粮小烧60度白酒,好家伙这一桶酒可是50多斤!我突然想起在这之前几个荒友在一起小聚,席间提起了乃文兄,于是就有人现场连接了他的电话,大家轮流你一言我一语,最后我也说了两句;前面说啥我记不清了,只记得说:你若有机会来哈,给我们带点永丰农场的小烧就行了,俗话说:喝酒时说话是不算数的呀!地球人都知道啊。哪想他竟如此认真,实在的太可爱啦,看到这些酒不喝也醉了!天啊,赶紧找人共同分享吧。为了让他看病顺脚和休息方便,就直接安排在我家小息,上楼时这酒我是真拎不动啊,乃文兄竟是一气扛上了六楼,我都不如原本有病乃文兄啊,这难道是城乡差别吗?进门后稍歇,便给几个哥们打电话:拿桶来分酒。真是召之即来、来之即分,瞬间一桶酒化整为零了。
[酒逢知己千杯少]
那天晚间我们为乃文接风,每个人都提着大小不一的塑料桶来到了酒店,一进门酒店所有的人都用异样的目光打量着我们:这伙人浩浩荡荡的开进了酒店,其中还有一位拎着原来装50斤酒的那只大桶,着实给酒店的食客和服务员惊呆了!我们却是视而不见,依旧我行我素。老友相见格外亲,落座后几句寒暄就直奔主题——喝酒。因为“俺们都是东北人嘛”!大家豪爽地推杯换盏,酒过几轮后,便有找不着北的感觉,最后大家是一醉方休。更有趣的是其中的一位哥们儿在兴头上,将自己分到的一桶酒(约十多斤)无私的奉献出来,让大家尽兴。有提议者便有响应者,明晃晃塑料大桶搬上了桌面,为每个杯子斟满了农场的小烧,酒刚入口顿觉甘甜醇香,沁人肺腑,真是家乡的美酒啊!哪成想这一喝就喝高了,大约二斤多酒进肚,竟浑然不觉(啤酒喝多少就没数了)。常言道:菜过五味酒过三巡,喝到后来谁也不知菜是啥味酒过几巡。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呵!可是没有不散的宴席啊,最后大家在依依不舍的气氛中各自回府。散伙时大家的状态还是清醒的,热情道别,凭我的感觉每个人各自找到家还是没问题的。酒桌上奉献酒的哥们儿临走莫忘拎着剩下的酒桶(大约有八斤多)打的便走。看来我的洞察能力还是可以的,大家都顺利到家,平安无事。没料到第二天一大早,那位献酒的哥们儿便来电话急切询问:昨晚我剩下的那桶酒拎没拎走?我说当时你很清醒的把酒拎走了,他说一早醒来就想起了那桶酒,找遍了全屋不见踪影。显然这伙计上车后酒劲上来了把酒桶落在车上了。事后他自己回忆,下车后觉得走了很长时间还没到家,原来他提前一站就稀里糊涂的下车了,这一段成了后来聚会的笑谈。事后得知我当时也醉成一滩乱泥,乃文事后非常后悔的说:以后再也不给你们带酒了,并语重心长的告诫我们:以后不能这样喝酒,都这么大年龄了,一定要保重身体。我们接受了他的教导,以后真就不敢这么喝了。
乃文是个重感情的人,无论我们回农场还是他来哈尔滨,见面总是有说有笑,手舞足蹈,就像天真的孩子一样。每当分手时,他会久久的拥抱你,眼里含着泪花,让你依依不舍,难以忘怀……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