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谷岳

岁月如流水,往事如一首首委婉悠扬的歌。。。

 
 
 

日志

 
 

记南阳文艺宣传队  

2014-10-20 10:02:05|  分类: 难忘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过去了的,就成为最美好的回忆。——普希金

记南阳文艺宣传队

王国强

文章西汉两司马,经济南阳一卧龙。

大概凡是称作“南阳” 的地方,都些许有点风水,能出一些人才。36年前,我随南开中学一批热血知青由天津来到黑龙江德都县(今五大连池市)永丰农场南阳良种站。当时我16岁。

我最早接触文艺,应该说正是从南阳——黑龙江那个连地图上都找不到的小地方开始

的,真没想到,它孕育了我的一生,以至成为我日后从事文艺导演工作的发祥地。

记得那是在1973年春天,场部文艺宣传队解散,演员们分散到各分场。有几位主要文艺骨干也就从场部分到了当时的良种站——南阳。

就像在部队时,军营里突然调来一批女兵,气氛一下子就活跃了一样。此时,小小的南

阳也注入了生机。南阳宣传队也就应运而生。

南阳宣传队队长是胡光,天津知青。副队长是刚刚从场部宣传队下到连里的赵淑贤,哈尔滨知青。

第一次排练是一个很有力度的集体舞,叫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尽管歌词拙劣得驴唇不对马嘴,但大家凭着当时一股“革命热情”,排练得仍然很卖力气。编舞是赵淑贤。由于我和陈仲华关系很好(陈后来成为赵的丈夫),赵淑贤也就把我当作一个小弟弟特意关照,给我安排了个“领舞”的角色。后来她看我忒不是那块料,就把我叫出来,那语气不容商量:“王国强,你打大旗吧”。于是,我在那个舞蹈中打大旗。那是进行曲速度,一段歌词中就有10个“就是好。”每当唱到“就是好”时,我就使劲挥一下旗子(比挥锄头来劲)。一开始挥旗时,旗子总是煽着人,所以我总“笑场”。队长就批评我“严肃点!”我说:“怎么严肃?”“你就想点悲伤的事。”于是一排节目,我就想我父亲文革中被“炮轰”的事儿。也怪,“政治觉悟”立马就上去了。稍后,又排了一个延边朝鲜族舞蹈,比较抒情的,四分之三拍,圆舞曲的感觉,叫做《延边人民热爱解放军》。唱词我还记得:                   

长白山呀,巍峨莽莽金达莱花儿开放,

延边人民热爱毛主席派来的解放军,

你们支左到延边,延边处处换新貌,

毛泽东思想照亮延边,革命情谊万年长…… 

这一回是四男、四女的舞蹈。四男大概是王国华、张庆颐、宋晓峰、李志祥。虽然“赵大姐”没安排我上,我却偷偷学会了朝鲜舞。赵淑贤教得很认真(她是个一丝不苟、很敬业的人,难怪后来当了国家某部副司长),大家学得也很投入。每天就在大食堂排练。那是农场六年中,一段最为美好的日子。也只有在那种气氛中,才能开发、造就男人的幽默,开发出人的潜能。那时小小的南阳一下子生机活现,还真有点“到处莺歌燕舞”的劲头。不久,连队组织了第一次汇报演出,就在与食堂并排的靠西边那排房前的院子里。四个男的借来了鲜族男人穿的小坎肩,四个女的不知从哪找来几套“勤俭节约的小棉袄,铺张浪费的大裙边”,载歌载舞,欢声迭起,笑声荡漾,掌声不断。大家第一次看到我们自排自演的节目。

那时候,正赶上批林批孔。麦收前,场部又要求搞一台文艺汇演。记得我连夜编就了一段《天津快板·揭老底》,由我和于德宁、王健、孙国栋四人演出。我演“孔老二”,孙国栋演林彪。文艺大概是一种天赋,在这之前,我压根就与它无缘,也从未学过表演。不知怎的,本子一气呵成,动作也没费力气,就好像一夜间神灵附体,教会我好多动作。节目很快就排出来了。这段天津快板一经演出,立马火了!许多人说,这节目如果拿到农场局或地区去演都够水平。

不久,场部正式组织汇演。经连部领导研究,我们拿了这个节目。我们四人各穿一条米黄色裤子,白衬衣。四个小伙个头形象都有,往台上一站,英姿勃发,一出场就不同凡响。我们连队许多男女知青都自愿去助兴。演出后掌声雷动。可在评奖时,当时的政治处某领导一句话给否了,说这是“反面人物占领舞台”。也不怪人家,当时人的脑子都长在左边,右边没脑子。记得胡光一气之下,带我们愤愤然退出剧场,赵淑贤怎么拉他,也拉不动。

其实,奖不奖倒无所谓,重要的是参与;更重要的是通过参与,你学到了什么或是了解了什么。

七月底,是收获的季节。嫩北平原麦浪滚滚,绿树荫荫;远处,五大连池火山群黛色葱茏;近处,讷谟尔河水低声吟唱,缓缓奔流。南阳文艺宣传队开始了第一次慰问演出。

一听说去部队演出,大家伙那个高兴劲就甭提啦。我们都提前化好了妆,乘一辆大卡车去30华里外“老龙头”的一个部队。在车上,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都觉得漂亮精神了),一路春风,喜笑颜开,好不惬意。记得不知哪个节目有件道具,像一块枷,由我拿着,手提着嫌沉,我索性挂在颈上。不知谁说:“看王国强,真个林冲发配了!”接着,是一车人的笑。

“老龙头”那晚演出后,天下起滂沱大雨。战士们进进出出,忙忙乎乎备下一顿丰盛的晚宴。大鱼、大肉、熬豆角、葱包肉……那可能是下乡6年中不是唯一也差不多算是唯一的一次“开斋”了。回想起来,我这些年几乎天天酒、顿顿席,也总觉得不如那顿饭好,真有点:“珍珠翡翠白玉汤”之感。因为那时候,连队的伙食极差,我们几乎天天吃苞米碴饭、土豆、倭瓜,吃得胃直返酸水。我甚至有三天吃不上饭,到牛棚偷豆饼充饥的经历。

没隔几天,我们又去德都县城以西的一个部队演出。带去的节目,除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等开场节目外,印象最深的,是我们四男、四女的《陕北道情》。这是段表演唱(这段节目以后在我入伍第三年,曾组织团宣传队排演过)。开头是一段大过门,四分之二拍。男生手拿二胡、琵琶、三弦、月琴等乐器作弹拨(拉)状,并随音乐摇摆。女生围着男的跳。当唱到“’八·一’伴随东风来呀,革命战士情满怀呀,军民携手筑长城呀,心歌一曲新花开……”的拖腔时,男女演员互相会意,默契配合,声情并茂,伴有一些或柔或刚的动作,配之以造型。我和齐文静是一组。其他大概是李志祥、孟桂茹、宋晓峰、魏爱丽,另一组我记不清了。大家演得很投入,也比较精彩。战士们都看呆了,然后是一片经久不息的掌声。

“八·一”慰问演出后,于德宁约稿出连队的板报。当时我略加思索,写了一首诗:

飞扬的尘土中

    车在轻颠

紧扣着“文艺兵”

    激动的心弦

要问呀

    今天咋

        这样高兴?

“老龙头”

      咱去搞

          军民联欢

走上台

    来一曲《陕北道情》

对亲人

    唱不尽

        万语千言

莫道这

    露天场

        “音量会减”,

心窝的歌早已

    四外飞传……

那时,我刚刚20岁。当时我还写了小说《袖手峰下》、散文《登山歌》、记叙文《记兴安岭的扑火战斗》等等,都没发表过,自己留下看着玩的。

几十年过去了。这以后当兵,连里、团里、师里,然后退伍回天津,又从区到市,几乎一直没离开文艺和宣传报道工作。我在师政治部宣传队时,创作的两个表演唱就曾在沈阳军区获奖。回天津后继续做文化工作,1987年又考入天津电视台。人生总会留下许许多多美好的东西。南阳文艺宣传队生活虽然不过是一朵小小的质朴的浪花,但那里毕竟是我走向人生事业的起点。在那坎坷、蹉跎的岁月,在那萧条、冷落的地方,还留下一份美好,还留下我的处女作。同时,也留下我日后稍见辉煌的星光……

 

作者简介:河北黄骅人。下过乡,当过兵。后一直从事文艺、宣传工作。中共党员。现任天津电视台文化娱乐频道综合运营部部长、主任编辑。天津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代表作品《文化人物·马三立》《神鼓金喉骆玉笙》等。曾多次获得中国电视星光奖、金鹰奖。荣入94《中国人物年鉴》、《中国专家大辞典》、《21世纪人才库》《世界名人录》、《军魂》等40多部国家级名人典集。

 《躬耕南阳》电子书(五)体坛文苑(1)记南阳文艺宣传队 - 一枕清霜 - .《躬耕南阳》电子书(五)体坛文苑(1)记南阳文艺宣传队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